My Hospital is a Graveyard - Two Point Hospital

My Hospital is a Graveyard – Two Point Hospital

we're hearing reports of some new illnesses in town these might be harder to diagnose we may need to build a new diagnosis room if GP isn't certain they will send a patient for further diagnosis you try to tell me the doctor that spends a week in the toilet isn't reliable for full diagnosis […]

Read more
Sexuality Education | Al Vernacchio | TEDxWakeForestU

Sexuality Education | Al Vernacchio | TEDxWakeForestU

譯者: Shih Hsiung Chao審譯者: Wendy Tsai 一談到「性」 我們總是很難用平常心看待 我的朋友金・馬利曾說 美國人就是性壓抑太久 才會性上癮 (笑聲) 從小到大,社會灌輸我們的觀念是 性是骯髒的、羞恥的 好人不談性 哪天這些好人真的「做」了 也一定是用嚴謹神聖的方式「做」 或許,我們早就質疑過這些觀念 知道它們不一定正確 但我們從未有機會好好談「性」 或者問問題,更沒有機會探索 那麼,我們對於「性」的好奇 還有興趣、渴望都到哪去了呢? 有時候欲望被壓抑,內化成焦慮 有時候如果把欲望表現出來 我們又會被叫「怪胎」、「壞孩子」 商業廣告很聰明地利用這點 行銷像牙膏、保鮮盒等家用品 電視上到處都是性幽默和性暗示 或播身材姣好的救生員在沙灘慢跑 而且一定要慢動作播放 還有,網路隨點隨看的A片 什麼類型的片都找的到 究竟我們要如何看待「性」? 我們要如何學習 用誠實、自信的眼光看「性」 培養正確健康的觀念 讓世界因「性」而美好呢? 這就是我的工作 我教全面、進步式的性教育 我任教的高中很小,在費城近郊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想法 來幫助我們建立更健康的性觀念 不再對「性」避之唯恐不及 我所謂的「性」 包含我們的生理構造、性別 性傾向等建構身份認同的元素 我指的「性」也包含了 身分認同與和社會的互動關係 人類不是隨時處於「性奮」狀態 不是時時刻刻都在想「性」 那未免也太累人了 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生來具有性慾 從出生到死亡 生活的每分每秒 […]

Read more